光绪七年(1881年),五十八岁的胡雪岩因协助左宗棠收复新疆有功,被清廷授予正二品顶戴,赏穿黄马褂,总办四省公库,并准予紫禁城骑马,这是胡雪岩攀上人生巅峰的标志,从此他成了晚清最著名、最富有的红顶商人。


只是高处不胜寒这一亘古不变的道理,胡雪岩在最该体察的时候却没有深刻地体察到。人生登顶之时,善于谋身的智者应该做急流勇退事,但胡雪岩却是激流勇进,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结果只短短两年时间,他就将自己推送到了万丈深渊的崖口。



胡雪岩“一败涂地”的灾祸是从他与洋商展开生丝大战开始的。


因为永不知足的野心以及誓要为华商争一口气的情怀抱负,光绪八年,胡雪岩耗资两千万两白银,鲸吞各地生丝,企图以此垄断生丝贸易,获得控价权,让洋商俯首称臣。


胡雪岩发起的生丝大战,是中国商业史上第一场中外大商战,胡雪岩几乎是以一人之力对抗财力雄厚的各国洋商。商战初期,胡雪岩雄心勃勃、行动迅猛,以高价狂收国内新丝数百万担,占尽了上风,洋商因为缺丝,丝厂无法开工,曾加价一千万两白银要从胡雪岩手里购丝,此时胡雪岩如果见好就收,他就算是大赢并且坐稳了晚清中国首富的位子。


遗憾的是,胡雪岩太自信,太想为中国商人扬一次眉,吐一口气,他不但没有答应,相反把自己树成了各国洋商的死敌。


大的时代悲剧,从来都是天时地利人心的总和。


就在胡雪岩志在必胜之时,背运、阴谋、算计接踵而来。


先是欧洲意大利生丝突告丰收,接着又是中法战争爆发,市面剧变,金融危机爆发,有这两项,再加上国内丝业同仁难有一致对外的团结之心,受这几个因素所害,胡雪岩在这一场生丝大战上高开低走,逐渐败下阵来。



更要命的还在后头。


在晚清官场,左宗棠与李鸿章是一对政见不合、相互不服的死敌。两人自曾国藩之后都想做天下第一中兴名臣,面对列强环伺侵辱,左宗棠主战,重塞防,李鸿章主和,重海防。


中法战争的爆发让两人的矛盾又一次变得尖锐起来。在李鸿章阵营看来,要想扳倒老迈主战的左宗棠,让他大事不可为,首先必须摘掉他的钱袋子,胡雪岩。


因此,倒左先倒胡成了李鸿章阵营迫切要施的官场阴谋。


很不幸,一生推崇“用七个盖子盖八个坛子”,险事越成越自信的胡雪岩对此阴谋缺乏起码的警惕,当李鸿章干将盛宣怀通过旗下电报网将胡雪岩的动静掌握的一清二楚的时候,他浑然不知;当李鸿章阵营抓住他生丝败北,银根紧张的死穴,要向他阜康钱庄下手的时候,他依旧缺乏有效的应对。


李鸿章阵营对胡雪岩的致命一击,既简单又毒辣,他们先是扣下汇向上海的各省协饷,这笔钱本应及时交由胡雪岩,用来偿还左宗棠西征时所借的洋债;待胡雪岩调用阜康钱庄所剩不多的存银来垫付西征洋债后,他们立即散布阜康钱庄即将倒闭的谣言,发起了针对胡雪岩的挤兑狂潮。


在危机爆发之初,胡雪岩本可以大力向左宗棠求援,并接受挚交好友例如浙江藩司德馨的帮助,但胡雪岩太好面子,太讲君子操守,从而错失了自救的最佳机会。


成功掀起针对阜康钱庄的挤兑狂潮后,李鸿章阵营旋即上奏朝廷,大力弹劾胡雪岩,他们罗织的罪名多达七八款之多,如贿通权要、勾结洋夷、贪污秽行、欺世盗名、僭制越礼、武断乡曲——


在李鸿章阵营罗织的这些罪名中,比起助左宗棠收复新疆的功劳,许多都是小污之过,但其中有一条却足够将胡雪岩送入死地,那就是胡雪岩在帮左宗棠借洋债时,加了利息,刮了朝廷的油水。


这一点大大激怒了慈禧太后。


朝廷随后下旨,胡雪岩着先行革职,严行追究,其所有房产店铺,一律查封,以防假手转移。


就这样,一方面钱庄纷纷倒闭,另一方面查抄之风四起,胡雪岩一夜之间身败名裂,坠入万丈深渊。



古往今来,从如此巅峰跌落下来,面对步步紧逼的万劫不复,许多人是抗不住的,多数会以自杀来求一个彻底的解脱。


胡雪岩有很多地方让人钦佩,一败涂地时,其收拾残局的君子操守、沉着冷静、缜密心智尤为让人钦佩不已。


在当时,左宗棠虽然老迈,不受京城权贵们待见,但也没有完全失势,因此朝廷要查抄胡雪岩,严旨最终也只能先下到左宗棠那里。


朝中有许多人担心胡雪岩会抓住这个空档来转移资产。事实上,胡雪岩的亲眷挚交确实也奉劝过他,要他至少给胡氏家族留一些后手,但胡雪岩没有匿报账册,更没有转移资产,而是把全部账册悉数缴出,听候朝廷处理。


为此,胡雪岩安慰亲眷挚交说:“我是一双空手起来的,到头来仍是一双空手,不输什么,只要我不死,你看我照样一双空手起来。”


只是,安慰的话说完,胡雪岩便拿出平生所有的良心和心智来收拾这个残局了。


如何向家人交代是第一步。


胡雪岩是母亲金太夫人一手养大的,金太夫人一路见证儿子从钱庄学徒到钱庄小老板,再到富可敌国的红顶商人,过程中,当看到胡雪岩发迹太快,金太夫人曾表示过担心;当得知胡雪岩大做采办军火的生意时,金太夫人曾深深地忧虑过。


金太夫人秉承的是民间朴素老理,她觉得发迹太快不是好事,布衣拿算盘做枪炮买卖更是不祥征兆,但大孝子胡雪岩却没能将老母亲的话在心里滤一道。


如今一败涂地,胡雪岩只能跪求老母亲看开一些。


让胡雪岩欣慰的是,老母亲很坚强,坦然接受了一切,就像胡雪岩一样。


在老母亲这里求得心安之后,接下来胡雪岩便将原配和“十二金钗”姨太太聚到一起,吃了最后一次筵席。


几番痛饮后,胡雪岩先是感叹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之后便要姨太太各自回房,收拾衣物细软,另每人发川资银五百两,算是缘分一场,从此之后各奔余生。


民间关于胡雪岩富贵之后风流糜烂的传闻很多,例如要姨太太侍寝也翻牌子,叫姨太太穿上车马炮的衣服下美人象棋等等,但不管怎样,到了生死离别时,他的这些姨太太中还是出现了一位有情有义的女人,那就是他的九姨太。


这个女人对胡雪岩说,她活是胡家的人,死是胡家的鬼。


胡雪岩风流一场,到头来也算没有竹篮打水一场空。



家人安顿完,接下来便是最棘手的还债大事了。


在这个问题上,胡雪岩充分显示了他的精明与为人。他将繁多的债务分成了三类,第一类是高官显贵、地方强人存在阜康钱庄的巨额财富,这部分债要尽快地还,否则胡家后代将无路可走;第二类是贫苦之家存在阜康钱庄的家底子,这部分债也要尽力地还,否则胡家在地方上将人心尽失,背负贫苦人家的骂名,胡家后代即便有活路,也终难立足;第三类是小富之家存在阜康钱庄的闲散银子,这部分债对小康人家不致命,只好两害相权取其轻,一边放着,一边应对了。


应对什么呢?


虽说小康之家不至于拿出性命来索要这些闲散银子,但要他们自认倒霉也绝非易事,于是这些人涌到胡氏产业索债闹事的情况愈演愈烈。


面对阜康钱庄被查封,索债无门,他们先是闯入元宝街胡宅芝园,强行搬走各种家具、摆设。胡宅的这些东西有的很值钱,胡雪岩吩咐家人,不予阻拦,落花流水让他们抢去。


然而即便如此,依旧无法平息索债小户的愤怒,因此胡宅被一抢而空后,他们又涌向了被胡雪岩视为一生心血的胡庆余堂。


胡雪岩想保胡庆余堂,不是出于守财的目的,而是要将自己的心血以及凝结在这些心血中“悬壶济世”的信誉保全下来。


只是群情激奋、家破人亡下,将胡庆余堂保全下来谈何容易?



胡雪岩身后能留名,尤其百年之后,民间还念他的善、他的仁,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在人生谢幕之前,认定了一个朋友,并和这位朋友唱了一出保全胡庆余堂的沧桑好戏。


刑部尚书文煜是胡雪岩在京城的旧交,当初胡雪岩在京城开阜康分号时,文煜因为欣赏胡雪岩的为人信誉,将私财六十万多两白银存进了阜康钱庄。


谋定保全胡庆余堂的想法后,胡雪岩带着最后的五十万两银票秘密找到了文煜。


见到文煜,胡雪岩表示最后这五十万两银票是为文大人留的,现在到了奉还的时候。


然而,这张银票却让文煜觉得烫手,一来此时接过太不仗义,二来朝廷正在严查阜康钱庄,此时接过银票,万一泄露出去,朝廷必将追查他巨额财产的来源。


见文煜犹豫不决,胡雪岩遂向文煜敞开心扉,此时若觉得银子烫手,愿将胡庆余堂托付给文大人偿还债务。


此言一出,正中文煜下怀。


于是一拍即合的好戏紧跟着便上演了。


与胡雪岩形成默契后,文煜主动向慈禧太后提出要捐十万两银子填充国库,由此获得慈禧太后的赞赏后,文煜紧接着便用大倒苦水的方式进言,他存在阜康钱庄的积蓄已经索要不回来了,能否将胡庆余堂拿来抵押?


慈禧太后没有驳回文煜的请求,在查明胡雪岩确实欠了文煜不少银两后,顺水一推舟,送了文煜一个人情,让他全权接管了胡庆余堂。


就在这个时候,胡雪岩和文煜将这出好戏唱到了精彩处。


当文煜前来接管胡庆余堂时,胡雪岩百般抗拒,直到弄出文煜强势豪夺的效果后,才被逼无奈地签下易手文书。


其实文煜作恶人,胡雪岩被逼无奈,只是两人意在打消朝野猜疑的双簧。


让胡雪岩欣慰的是,文氏后人没有辜负胡雪岩的重托——



残局收拾到这里,胡雪岩只剩下最后一个问题,那就是怎么处理自己的身后事了。


李鸿章阵营的打击还在继续,大有不将胡雪岩问斩誓不罢休的架势,而此时的左宗棠因为老迈失势,也进入了生命的倒计时,墙倒众人推下,只有曾国藩九弟,接任左宗棠出任两江总督的曾国荃为胡雪岩说了几句公道话——


“前值收还伊犁,俄人多狡展,和战未定,而国内外防营须饷孔殷······前督办大臣左宗棠深恐因饷哗噪,一面慰谕各军,一面贷银接济,情形迫切,虽其所费较多,而其所全甚大······以前两次支项,均经胡光墉具报,有案可稽······迄今事隔数年,忽据着赔,不独胡光墉业已穷途无措,即其备抵实物骤易实银,徒作纸上空谈,追缴亦属具文。且彼恃其早经报效,不咎己之浮开,必先怨官之失信。在胡光墉一市侩耳,曾何足惜。而纪纲所在,或不得不慎重出之······此番案属因公支用,非等侵吞。”

只是曾国荃代表左宗棠为胡雪岩说的公道话,结果还是石沉了大海,朝廷对胡雪岩依旧是新账旧账一起算,要将他一步步向问斩的死路上推。


对此,胡雪岩是心知肚明的,此时他能做的唯有提前体面地死去。


胡雪岩风光时曾花重金整修了胡家祖坟,并且为自己挑了一块寿地,但到了眼下这个地步,他只能弃置不用,为自己挑一处无人知晓的孤坟了。


民间有种说法,胡大先生最后还是受到了老天爷的一丝厚爱,因为在朝廷要拿他下狱的前一天,胡大先生躺在一口薄棺中,走了。


真的有这么巧吗?


有人说,胡雪岩在收拾完残局后,为了最后的尊严还是自杀了。


胡雪岩的丧事是由九姨太独自操办的,办完胡雪岩的丧事,九姨太便上吊自杀了,这一生死相随的忠贞之举为胡雪岩守住了最后的秘密,以至于之后近百年无人知道他究竟葬在何处,直到百年后胡庆余堂的老人出于对胡雪岩的敬仰,几经苦寻,最终才有幸寻到胡雪岩的孤坟。


胡雪岩的一生,品尝了盛衰荣辱之味,尝尽了生死情义之道,据说他给子孙后代留下了这样的遗嘱——不要经商,勿近官宦,不要和李姓通婚。


有悔,也有恨!




(来源黑句本)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华商经济网)之转载作品(包括图文)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需求而采集提供,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对转载作品有任何异议,请在30日内联系本网删除。


2020年02月11日

她曾是风光国学大师 如今被北大学生轰下台 54岁的于丹跌落神坛
著名书画家 民建会员庄培森老师以书画的形式致敬抗击疫情一线的医疗工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倾家荡产后胡雪岩如何收拾残局 还债很讲究 保全毕生心血最精彩

光绪七年(1881年),五十八岁的胡雪岩因协助左宗棠收复新疆有功,被清廷授予正二品顶戴,赏穿黄马褂,总办四省公库,并准予紫禁城骑马,这是胡雪岩攀上人生巅峰的标志,从此他成了晚清最著名、最富有的红顶商人。

发布时间:

导读